《旧唐书·列传·卷六十七》

  ○严武 郭英乂 崔宁 弟宽 从孙蠡 蠡子荛 从孙黯

  严震 严砺

  严武,中书侍郎挺之子也。神气隽爽,敏于闻见。幼有成人之风,读书不究精 义,涉猎而已。弱冠以门廕策名,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奏充判官,迁侍御史。至德初, 肃宗兴师靖难,大收才杰,武杖节赴行在。宰相房琯以武名臣之子,素重之,及是, 首荐才略可称,累迁给事中。既收长安,以武为京兆少尹、兼御史中丞,时年三十 二。以史思明阻兵不之官,优游京师,颇自矜大。出为绵州刺史,迁剑南东川节度 使;入为太子宾客、兼御史中丞。

  上皇诰以剑两川合为一道,拜武成都尹、兼御史大夫,充剑南节度使;入为太 子宾客,迁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二圣山陵,以武为桥道使。无何,罢兼御史大夫, 改吏部侍郎,寻迁黄门侍郎。与宰臣元载深相结托,冀其引在同列。事未行,求为 方面,复拜成都尹,充剑南节度等使。广德二年,破吐蕃七万余众,拔当狗城。十 月,取盐川城,加检校吏部尚书,封郑国公。

  前后在蜀累年,肆志逞欲,恣行猛政。梓州刺史章彝初为武判官,及是小不副 意,赴成都杖杀之,由是威震一方。蜀土颇饶珍产,武穷极奢靡,赏赐无度,或由 一言赏至百万。蜀方闾里以征敛殆至匮竭,然蕃虏亦不敢犯境。而性本狂荡,视事 多率胸臆,虽慈母言不之顾。初为剑南节度使,旧相房琯出为管内刺史,琯于武有 荐导之恩,武骄倨,见琯略无朝礼,甚为时议所贬。永泰元年四月,以疾终,时年 四十。

  郭英乂,先朝陇右节度使、左羽林军将军知运之季子也。少以父业,习知武艺, 策名河、陇间,以军功累迁诸卫员外将军。至德初,肃宗兴师朔野,英乂以将门子 特见任用,迁陇右节度使、兼御史中丞。既收二京,征还阙下,掌禁兵。迁羽林军 大将军,加特进。以家艰去职。

  朝廷方讨史思明,选任将帅,乃起英乂为陕州刺史,充陕西节度、潼关防御等 使,寻加御史大夫,兼神策军节度。代宗即位,加检校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元 帅雍王自陕统诸军讨贼洛阳,留英乂在陕为后殿。东都平,以英乂权为东都留守。 既至东都,不能禁暴,纵麾下兵与朔方、回纥之众大掠都城,延及郑、汝等州,比 屋荡尽。广德元年,策勋加实封二百户,征拜尚书右仆射,封定襄郡王。恃富而骄, 于京城创起甲第,穷极奢靡。与宰臣元载交结,以久其权。

  会剑南节度使严武卒,载以英乂代之,兼成都尹,充剑南节度使。既至成都, 肆行不轨,无所忌惮。玄宗幸蜀时旧宫,置为道士观,内有玄宗铸金真容及乘舆侍 卫图画。先是,节度使每至,皆先拜而后视事。英乂以观地形胜,乃入居之,其真 容图画,悉遭毁坏。见者无不愤怒,以军政苛酷,无敢发言。又颇恣狂荡,聚女人 骑驴击球,制钿驴鞍及诸服用,皆侈靡装饰,日费数万,以为笑乐。未尝问百姓间 事,人颇怨之。又以西山兵马使崔旰得众心,屡抑之。旰因蜀人之怨,自西山率麾 下五千余众袭成都,英乂出军拒之,其众皆叛,反攻英乂。英乂奔于简州,普州刺 史韩澄斩英乂首以送旰,并屠其妻子焉。

  崔宁,卫州人,本名旰。虽儒家子,喜纵横之术。卫州刺史茹璋授旰符离令, 既罢,久不调,遂客游剑南,从军为步卒,事鲜于仲通。又随李宓讨云南,宓战败, 旰归成都。行军司马崔论见旰,悦其状貌,又以其宗姓厚遇,荐为衙将。历事崔圆、 裴冕。冕遭流谤,朝廷将遣使推按,旰部下截耳称冤,中使奏之。旰亦赴京师,授 司戈,历司阶、折冲郎将军等官。

  宝应初,蜀中乱,山贼拥绝县道,代宗忧之。严武荐旰为利州刺史,既至,山 贼遁散,由是知名。严武为剑南节度,赴镇过利州,心欲辟旰为部将,以利非属部, 旰难辄去,俾旰筹之。旰曰:“节度使张献诚见忌,且又好利,诚能重赂之,旰可 以从大夫矣。”武至剑南,遗献诚奇锦珍贝,价兼百金,献诚大悦。武乃遗献诚书 求旰,献诚然之,令旰移疾去郡。旰乃之剑南,武奏为汉州刺史。久之,吐蕃与诸 杂羌戎寇陷西山柘、静等州,诏严武收复。武遣旰统兵西山,旰善抚士卒,皆愿致 死命。始次贼城,周围皆石砾,攻具无所设。唯东南隅环丈之地,壤土可穴,谍知 之以告。旰昼夜穿地道攻之,再宿而拔其城。因拓地数百里,下城寨数四。番众相 语曰:“崔旰,神兵也。”将更前进,以粮尽还师。武大悦,装七宝舆迎旰入成都, 以夸士众,赏赍过厚。

  永泰元年五月,严武卒,杜济为西川行军司马,权知军府事。时郭英干为都知 兵马使,郭嘉琳为都虞候,皆请英干兄英乂为节度使。旰时为西山都知兵马使,与 军众共请大将王崇俊为节度使。二奏俱至京师,会朝廷已除英乂,旰使因见英乂陈 其事。英乂至成都,数日,诬杀王崇俊,又召旰还成都。英乂减将健粮赐,人心怨 怒。旰在西山闻之,大恐,乃托备吐蕃,未赴成都。英乂怒,出兵声言助旰讨吐蕃, 其实袭之也。旰家在汉州,英乂迁之成都,通其妾媵。旰知之,转入深山。英乂自 率师攻旰,值天大寒,雪深数尺,英乂士马冻死者数百人,众心离叛。旰遂出兵拒 敌,英乂与之接战,英乂军大败而还,收余兵才千人,归成都,将卒因多逃散。

  初,天宝中,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尝建一使院,院宇甚华丽。及玄宗幸蜀,尝 居之,因为道观,兼写玄宗真容,置之正室。英乂因入观行香,悦其竹树,遂奏请 以仲通旧院为军营,乃移去真容自居之。旰闻之,谓将士曰:“英乂反矣!不然, 何得除毁玄宗真容而自居之?”乃率兵攻成都。英乂出兵于城西门,令柏茂琳为前 军,郭英干为左军,郭嘉琳为后军,与旰战。茂琳等军累败,军人多投旰。旰令降 将统兵与英乂转战,大败之。兵至子城,英乂单骑奔简州,为普州刺史韩澄所杀。 时邛、剑所在起兵相攻,剑南大乱。

  永泰二年二月,乃以黄门侍郎平章事杜鸿渐兼成都尹、山南西道剑南东川西川 邛南等道副元帅、剑南西川节度使。鸿渐出骆谷,有谋者曰:“相公驻车阆州,遥 制剑南,数移牒述英乂过失,言旰有方略;旰腹心摄诸州刺史者皆奏正之,令旰及 将校不疑怨。然后与东川节度使张献诚及诸贼帅合议,数出兵攻旰。既数道连兵, 未经一年,兵势减耗,旰穷,必束身归朝。此上策也。”鸿渐畏懦,计疑未决。会 旰使至,卑辞厚礼,送缯锦数千匹。鸿渐贪其利,遂至成都,日与判官杜亚、杨炎 将吏等高会纵观,军州政事悉委旰,乃连表闻荐。

  先时,张献诚数与旰战,献诚屡败,旌节皆为旰所夺。朝廷因鸿渐之请,加成 都尹,兼西山防御使、西川节度行军司马,仍赐名曰宁。大历二年,鸿渐归朝,遂 授宁西川节度使。恃地险人富,乃厚敛财货,结权贵,令弟宽留京师。元载及诸子 有所欲,宽恣与之,故宽骤历御史知杂事、御史中丞。宽兄审亦任郎中、谏议大夫、 给事中。宁在蜀十余年,地险兵强,肆侈穷欲,将吏妻妾,多为所淫污,朝廷患之 而不能诘。累加尚书左仆射。

  大历十四年入朝,迁司空、平章事,兼山陵使,寻代乔琳为御史大夫、平章事。 宁以为选择御史当出大夫,不谋及宰相,乃奏请以李衡、于结等数人为御史。杨炎 大怒,其状遂寝。炎又数谗毁刘晏,宁又求解之。宁既厚结元载已久,杨炎又出自 载门,宁初附炎,炎因此大怒。

  其年十月,南蛮大下,与吐蕃三道合进。一出茂州,过文川及灌口。一出扶、 文,过方维、白坝。一出黎坝、雅,过邛、郲。戎酋诫其众曰:“吾要蜀川为东府, 凡伎巧之工皆送逻娑,平岁赋一缣而已。”是蛮之入,连陷郡邑,士庶奔亡山谷。 属宁在朝,军中无帅,德宗促宁还镇。炎惧宁怨己,入蜀难制,谓德宗曰:“蜀川 天下奥壤,自宁擅置其中,朝廷失其外府十四年矣。今宁来朝,尚有全师守蜀。货 利之厚,适中奉给,贡赋所入,与无地同。始宁与诸将等夷,独因叛乱得位,不敢 自有,以恩柔煦育,威令不行。今虽归之,必无功,是徒遣也;若有功,义不可夺。 则西川之奥,败固失之,胜亦非国家所有。陛下熟察。”帝曰:“卿策何从?”炎 曰:“请无归宁。今硃泚所部范阳劲兵,戍在近甸,促令与禁兵杂往,举无不捷。 因是役得置亲兵内其腹中,蜀将必不敢动。然后换授他帅,以收其权,得千里肥饶 之地,是因小祸受大福也。”帝曰:“善”,即止宁不行。乃发禁兵四千、范阳兵 五千,赴援东川。出军自江油趣白坝,与山南兵合击,蛮兵败走。范阳军又击破于 七盘,遂拔新城,戎、蛮大败。凡斩馘六千,生擒六百,伤者殆半,饥寒陨于崖谷 者八九万。

  宁遂罢西川节度使,制授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御史大夫、京畿观察 使,兼灵州大都督、单于镇北大都护、朔方节度等使,兼鄜坊丹延都团练观察使。 托以重臣绥靖北边,但令居鄜州。虽以宁为节度,每道皆置留后,自得奏事,炎悉 讽令伺宁过犯。杜希全为灵州,王翃为振武,李建徽为鄜州,及戴休颜、杜从政、 吕希倩等,皆炎署置也。宁巡边至夏州,刺史吕希倩与宁同力招抚党项,归降者甚 多。炎恶之,因奏希倩抚绥之功,才堪委任。召归朝,除右仆射知省事,以神武将 军时常春代之。

  硃泚之乱,上卒迫行幸,百僚诸王鲜有知者。宁后数日自贼中来,上初喜甚。 宁私谓所亲曰:“圣上聪明英迈,从善如转规,但为卢杞所惑至此尔。”杞闻之, 潜与王翃图议陷之。初,泾原兵作乱之夕,宁与翃及御史大夫于颀俱出延平门而西, 数下马便液,每下辄良久。翃等促之,不敢前。又惧贼兵追及,翃乃大声而言曰: “已至此,不必顾望。”至奉天,翃具以事闻。会硃泚行反间,伪除柳浑宰相,署 宁中书令。宁朔方掌书记康湛时为盩厔尉,翃逼湛作宁遗硃泚书,使宁无以自辩, 翃遂献之。杞因诬奏曰:“崔宁初无葵藿向日之心,闻于城中与硃泚坚为盟约,所 以后于百辟。今事果验。使凶渠外逼,奸臣内谋,则大事去矣。”因俯伏歔欷曰: “臣备位宰相,危不能持,颠不能扶,宜当万死,伏待斧钺。。”上命左右扶起之。 既还,俄有中人引宁于幕后,二力士自后缢杀之,时年六十一。初,将诛宁,召至 朝堂,云令江淮宣慰。寻命翰林学士陆贽草诛宁制;贽求宁与泚书,将以状生之。 复乱言云,其书已失。宁既得罪,籍没其家,中外称其冤,乃赦其家,归其资产。 贞元十二年六月,宁故将、夏、绥、银节度使韩潭奏请以新加礼部尚书恩制以雪宁 之罪。诏从之,任其家收葬。

  初,宁入朝,留弟宽守成都。泸州杨子琳乘间以精骑数千突入成都,据城守之。 宽屡战力屈,子琳威声颇盛。宁妾任氏魁伟果干,乃出其家财十万募勇士,信宿间 得千人,设队伍将校,手自麾兵,以逼子琳。子琳惧,城内粮尽,乃拔城自溃。子 琳素有妖术,其夕致大雨,引舟至庭除,登之而遁。

  宁季弟密,密子绘,父子皆以文雅称,历使府从事。绘生四子:蠡、黯、确、 颜,皆以进士擢第。

  蠡,字越卿,元和五年擢第,累辟使府。宝历中,入朝监察御史。大和初,为 侍御史,三迁户部郎中,出为汝州刺史。开成初,以司勋郎中征,寻以本官知制诰。 明年,正拜舍人。三年,权知礼部贡举。四年,拜礼部侍郎,转户部。上疏论国忌 日设僧斋,百官行香,事无经据。诏曰:“朕以郊庙之礼,严奉祖宗,备物尽诚, 庶几昭格。恭惟忌日之感,所谓终身之忧。而近代以来,归依释、老,征二教以设 食,会百辟以行香。将以有助圣灵,冥资福祚。有异皇王之术,颇乖教义之宗。昨 得崔蠡奏论,遂遣讨寻本末,礼文令式,曾不该明,习俗因循,雅当整革。其两京、 天下州府,以国忌日为寺观设斋焚香,从今已后,并宜停罢。”蠡寻为华州刺史、 镇国军等使,再历方镇。子荛。

  荛,字野夫。大中二年,擢进士第,累官至尚书郎、知制诰。正拜中书舍人、 户部侍郎。乾符中,自尚书右丞迁吏部侍郎。荛美文词,善谈论,而驭事简率,铨 管非所长。出为陕州观察使,以器韵自高,不屑细故,权移仆下。时河南寇盗蜂起, 王仙芝乱汉南,朝纲不振,而荛自恃清贵,不恤人之疾苦。百姓诉旱,荛指庭树曰: “此尚有叶,何旱之有?”乃笞之,吏民结怨。既而为军人所逐,饥渴甚,投民舍 求水,民以溺饮之。初为军人所俘,翦其髭发,拜而获免。以失守贬端州司马,复 入为左散骑常侍,卒。

  子居敬、居俭。居敬终尚书郎,居俭中兴终户部尚书。

  黯,字直卿,大和二年,进士擢第。开成初,为青州从事。入为监察御史,奏 郊庙祭器不虔,请敕有司。文宗谓宰臣曰:“宗庙之事,朕合亲奉其礼,但以千乘 万骑,动费国用,每有司行事之日,被衣冠坐以俟旦。比闻主者不虔,祭器劳敝, 非事神蠲洁之义。卿宜严敕有司,道吾此意。”黯具条奏以闻。寻迁员外郎。会昌 中,为谏议大夫。

  确,字岳卿,颜,字希卿,位皆至尚书郎。

  严震,字遐闻,梓州盐亭人。世为田家,以财雄于乡里。至德、乾元已后,震 屡出家财以助边军,授州长史、王府谘议参军。东川节度判官韦收荐震才用于节度 使严武,遂授合州长史。及严武移西川,署为押衙,改恆王府司马。严武以宗姓之 故,军府之事多以委之,又历试卫尉、太常少卿。严武卒,乃罢归。东川节度使又 奏为渝州刺史,以疾免。山南西道节度使又奏为凤州刺史,加侍御史,丁母忧罢。 起复本官,仍充兴、凤两州团练使,累加开府仪同三司、兼御史中丞。为政清严, 兴利除害,远近称美。建中初,司勋郎中韦桢为山、剑黜陟使,荐震理行为山南第 一,特赐上下考,封郧国公。在凤州十四年,能政不渝。

  建中三年,代贾耽为梁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山南西道节度观察等使。及硃泚 窃据京城,李怀光顿军咸阳,又与之连结。泚令腹心穆庭光、宋瑗等赍白书诱震同 叛,震集众斩庭光等。时李怀光连贼,德宗欲移幸山南。震既闻顺动,遣吏驰表往 奉天迎驾,仍令大将张用诚领兵五千至盩厔已东迎护,上闻之喜。既而用诚为贼所 诱,欲谋背逆,朝廷忧之。会震又遣牙将马勋奉表迎候,上临轩召勋与之语,勋对 曰:“臣请计日至山南取节度使符召用诚,即不受召,臣当斩其首以复。”上喜曰: “卿何日当至?”勋克日时而奏,帝勉劳之。勋既得震符,乃请壮丁五人偕行。既 出骆谷,用诚以勋未知其谋,乃以数百骑迎勋,勋与俱之传舍,用诚左右森然。勋 先聚草发火于驿外,军士争附火。勋乃从容出怀中符示之曰:“大夫召君。”用诚 惶惧起走,壮士自背束手而擒之。不虞用诚子居后,引刀斫勋,勋左右遽承其臂, 刀下不甚,微伤勋首。遂格杀其子,而仆用诚于地。壮士跨其腹,以刃拟其喉曰: “出声即死!”勋即其营,军士已被甲执兵矣。勋大言曰:“汝等父母妻子皆在梁 州,一朝弃之,欲从用诚反逆,有何利也?但灭汝族耳!大夫使我取张用诚,不问 汝辈,欲何为乎?”众皆詟服。于是缚用诚送州,震杖杀之,拔其副将,使率其众 迎驾。勋以药封首驰赴行在,愆约半日,上颇忧之,及勋至,上喜动颜色。翌日, 车驾发奉天,及入骆谷,李怀光遣数百骑来袭,赖山南兵击之而退,舆驾无警急之 患。寻加震检校户部尚书,赐实封二百户。

  三月,德宗至梁州。山南地贫,粮食难给,宰臣议请幸成都府。震奏曰:“山 南地接京畿,李晟方图收复,藉六军声援。如幸西川,则晟未见收复之期也。幸陛 下徐思其宜。”议未决,李晟表至,请车驾驻跸梁、洋,以图收复,群议乃止。梁、 汉之间,刀耕火耨,民以采稆为事,虽节察十五郡,而赋额不敌中原三数县。自安、 史之后,多为山贼剽掠,户口流散大半。洎六师驻跸,震设法劝课,鸠聚财赋,以 给行在,民不至烦,供亿无阙。其年六月,收复京城,车驾将还京师,进位检校尚 书左仆射。诏曰:“朕遭罹寇难,播越梁、岷,蒸庶烦于供亿,武旅勤于扞卫。凡 百执事,各奉厥司,眷于是邦,复我兴运,宜加崇大,以示将来。宜改梁州为兴元 府,官名品制,同京兆、河南府;郑县升为赤,诸县升为畿。见任州县官,考满日 放选,百姓给复一年。洋州宜升为望,见任州县官,考满减两选。山南西道将士, 并与甄叙。”以震为兴元尹,赐实封二百户。

  贞元元年十一月,德宗亲祀昊天上帝于南郊,震入朝陪祭。十一年二月,加同 平章事。贞元十五年六月卒,时年七十六,废朝三日,册赠太保,赙布帛米粟有差。 及丧将至,令百官以次赴宅吊哭。

  严砺,震之宗人也。性轻躁,多奸谋,以便佞在军,历职至山南东道节度都虞 候、兴州刺史、兼监察御史。贞元十五年,严震卒,以砺权留府事,兼遗表荐砺才 堪委任。七月,超授兴元尹,兼御史大夫,山南西道节度、支度营田、观察使。诏 下,谏官御史以为除拜不当。是日,谏议、给事、补阙、拾遗并归门下省共议:砺 资历甚浅,人望素轻,遽领节旄,恐非允当。既兼杂话,发论喧然。拾遗李繁独奏 云:“昨除拜严砺,众以为不当,谏议大夫苗拯云:‘已三度表论,未见听允。’ 给事中许孟容曰:‘诚如此,不旷职矣。’”又云:“李元素、陈京、王舒并见拯 及孟容言议。”上遣三司使诘之。拯状云:“实于众中言曾论奏,不言三度。”繁 证之不已。孟容等又云:“拯实言两度。”拯请依众状。翌日,贬拯万州刺史,李 繁播州参军,并同正。砺在位贪残,士民不堪其苦。素恶凤州刺史马勋,诬奏贬贺 州司户。纵情肆志,皆此类也。

  元和四年三月卒。卒后,御史元稹奉使两川按察,纠劾砺在任日赃罪数十万。 诏征其赃,以死,恕其罪。

  史臣曰:爵人于朝,与众共之;刑人于市,与众弃之。缢崔宁,除严砺,时君 之政可知矣,辅相之才可见矣!武不禀父风,有违母诲,凡为人子者,得不戒哉! 虽有周、孔之才,不足称也,况狂夫乎!英乂失政,其死也宜哉。严震立功,其道 也显矣。

  赞曰:英乂失政,崔宁发身。武为士子,震作纯臣。

上一章』『旧唐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旧唐书 列传卷六十七部分译文

严武,中书侍郎挺之的儿子。神气隽爽,机敏聪慧。在幼年时便有成人的风范,读书时不追求精义,浏览而已。二十岁时因门荫关系封官职,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上奏任其为判官,升侍御史。至德初年(75…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暨南诗词名句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jnmpacc.com/bookview/7578.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